孤独及其所创造的。

颓败成灰,是我的骨头。

【超晨/段晨】落俗05

*我现在被这个故事搞得有点疯魔。真的是……表达不出自己想说的感觉。忍不住开始矫情了,对不起大家。
 另外最近三次元事多,应该会暂时停更几天。
 ←回顾前文请戳“落呀吗俗”tag,(๑•̀ㅂ•́)و✧
 对了,分手梗是来自切糕,感谢这位大后妈!!

5

    最开始一起的时候他们都还很穷。

 李辰是个小破演员,邓超是个小破导演,他们租了北京的一个小破房子,为每天各种各样的小破琐事心塞。

    
     邓超有时候会很晚回来。凌晨一两点。

    有时候会消失一两天,但不会更久。

    李辰有的时候会觉得自己是一个人住在这里,因为这里很空,房间很小,却也可以很空,空的让人时间久了都会发呆,而这一出神,心里会更加难受。

 每次邓超一个人回来的时候都是披着沉沉夜色和浓浓酒气,李辰那时候可能窝在沙发里脸上盖着剧本睡着了,等邓超随手将头顶的荧光灯打开时,就会敏感的惊醒,然后邓超就会嘴唇苍白的笑了笑对他说,抱歉。

  

  李辰是个很好脾气的人。

  虽然你叫他起床的时候,他会哼唧哼唧的嘟囔着不满,可是如果你真的是无意间吵醒了他,他不会生气,反而会在稍微醒过来之后,特别关切的走到你身边去,担心的轻声问你,为什么睡得这么晚?

  但是这种相处模式,不适用于他和邓超之间。

  所以他只是不发一言的,走过去,从背后,慢慢的环抱住他,双手扣在他的腰部的时候,却一点点收紧了,结结实实的。

  明明是个很淡的拥抱,因为它的动作很轻,步骤也很慢,但是李辰却觉得那么疼。

  大概是因为他想分担,想帮忙,想体贴,但他最后什么都不能。

  他们太无力了,他们单只形影,他们垂死挣扎,他们心照不宣,拥抱之后还是要分开然后向着越来越远的不同的远方走去。

  一点点,渐行渐远。

      

  

  开了门李辰以后随手把钥匙一扔就向浴室走去。

  一个人的房子,很大的房子,钥匙链刺啦的从玻璃茶几上滑过时,声音就响亮的像是一道刻痕。

       打开喷头,然后随手虚掩上浴室的门。

  他已经一个人住了很久了,没人打扰,没人拜访,所以不用设防,担心有人忽然闯进来嬉皮笑脸的抱着他的腰然后就不放。

  想到这里,李辰笑着仰起头,喉结上下滑动时忽然就发觉艰难的有点发疼。

  他一向喜欢热水的感觉。

  他是个喜欢暖洋洋的东西的人,他喜欢让温热的水流顺着自己的头发直直的流下,因为他总觉得那是一股沉静而安慰人心的力量,它们湿漉漉的流淌,洗涤,安慰,柔软的来过,然后走开。

  ……就像喜欢。或者爱。

  以前邓超总是笑他太小资,太矫情,他嬉皮笑脸的说不就洗个澡你这还当享受了。李辰听着就不干了,理直气壮的说生活就是要享受的好吗,跟你没法说,生活中这么多可以享受的东西被你浪费了,你说这要活的多没劲啊。

  邓超听了就乐了,一把搂过他的腰,无限暧昧的凑到他的耳边压低了声音,至少我没浪费你吧。

  指尖划过的地方瞬间如被点燃一般酥麻得灼热滚烫。

  李辰脸就“腾”的红爆了,然后就气急败坏的拍着臭流氓的手,说滚滚滚,别打扰我洗澡。

  邓超就笑的更欢,干脆故意慢动作那种挑逗状的将风衣随手脱下懒洋洋地甩到浴室外的地板上,特别骚包的将空余的双手重新缓慢而性感的抚摸上他的腰背,然后极富有占有欲紧紧的将他圈在自己的怀中。

  邓超特别爱逗李辰,关键是李辰还特别好逗。

        所以邓超就干脆接着死皮赖脸的特别贱特别气人的笑,调戏别人的那种笑,然后咬着李辰的耳垂轻轻一吻,无限暧昧的低吟,怎么了,你不想我吗。

  李辰接着就特别郁闷的一边低声的骂骂咧咧骂骂咧咧,一边窝在他怀里脸红的更加厉害。

        邓超笑着就把着他让他转过脸来,然后直接吻上去,亲吻间把他锁在怀里面。李辰刚刚洗过澡,嘴唇湿润润的,压上去的时候感觉柔软又温暖。

         有时候他们会在浴室里做,一般是他把李辰放在浴缸里面。其实这样不是很舒服,因为李辰长手长脚的经常最后被他折腾的挺惨,但他也从来不抱怨,只是把下巴顺从地靠在邓超的肩窝,当他发力时十指无力地抓着他的后背低声诱人的呻吟。

         然后邓超就会吻他,吻得很深,下身也挺入的很深,深的李辰觉得不能给他更多了,深的让他摇摇晃晃地就落下泪来。

  

  水滑进了眼睛里面。

  李辰用力的眨了眨眼,然后抬起左手直直的向上拢了拢湿漉漉的头发,露出光洁的额头。

  镜子里的自己,赤裸裸的站在浴室里,蒸腾的水汽弥漫在小小的空间当中,他看着自己的嘴唇和脸颊因为温暖而湿润得微微泛红。

  这些都有原因,可是解释不了眼眶的红。

  李辰想着今天邓超看他的眼神,忽然就觉得好笑。

     他一直觉得邓超是个很难懂的人。

        刚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是这么觉得,性爱以后拥抱着温存的时候是这么觉得,分开了以后还是这么想。

        熟悉他了你可以猜出他的反应,他的小动作,但是看着他的时候你还是会觉得你不懂。

        了解和懂得,毕竟是两回事。

  这个人为了他红着眼把啤酒瓶结结实实地碎在一个男人的头上。这个人也曾经让他抱着被丢出来的行李坐在小破出租房门口哭了一宿,破门都快拍掉了,冻的瑟瑟发抖天寒地旋。

       分手的时候怎么样李辰记不清了。因为人毕竟是最心疼自己的,记忆会自动抹去太过痛苦的回忆, 太痛的时间久了模糊不清。

      况且,这么多年。

      现在留在他脑子里的那些画面也少了,可是多半是关于他好的。他犹记得那天“啪”的一声,自己眼睁睁的看着啤酒瓶碎掉,男人刚刚还在张狂的手停下来了,就像电影定格一样。他能看见他的头顶,血,还混合着半透明绿色玻璃碴,就像是开出一朵尖锐奇异的花。

         当时李辰彻底吓傻。

  他看着男人倒下,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的邓超一把把他拉过来,声音镇定冷静的上下摸索着他的身体问他有没有事。

  李辰傻了吧唧地摇着头, 可是眼前什么也看不到了,绿色玻璃渣好像碎在他眼睛里一样,它们如急湍汇合在一起,撕扯、搏杀、尖叫、燃烧,最后在自己哗啦哗啦掉下来的眼泪里崩溃一空。 

  所以他只是任由邓超死死的抱着他,额头抵着他的肩膀,大脑一片混乱。

       粗声的喘息压抑着情绪,邓超冷静了一会儿,然后忽然蹦出一句,你走吧。

        但是他的动作却不是这么说,他还是抱他抱的很紧,紧的压在了胸口。他没抬起头,额头紧紧的压着他的肩膀,弄得他都有点痛。

     李辰反不过神来。

       过了好一会儿,邓超才猛的抬起头来,恶狠狠地吻了他嘴唇一下,然后咬牙切齿的红着眼睛说:走!

  现在站在浴室里,李辰忽然觉得自己想哭。

  

       他到现在还记得自己当时在派出所门口等,冻得手脚僵硬,可是眼泪一直一直流。

       他是心软的人,可是从来没流过那么多眼泪,流的完全没了感觉,甚至他都忘了自己在没在哭,如果停了又是什么时候停的。他一直在想邓超要是被判刑了怎么办,怎么办,他越想越怕,越怕越痛,绝望的手脚都不知道该放哪里放。

   他忘了到底等了多久,只记得邓超走出来的时候,向他这里走。

      李辰就是在那个时候意识到自己爱他。

      因为看见他的时候,冰天雪地的大北京里他四肢僵硬不能动,他孤独落魄哭泣绝望狼狈的像条半死不活的野狗。可是他心里是暖的。

      ……就像热水流过。

  李辰就发现自己还是有感觉的。

  他还是有感觉。不能面对邓超的时候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邓超是那样的人。

  他对你好的时候他会贱里贱气的对你笑,用调戏你当成乐趣,每每气的你羞得你张牙舞爪的拿着枕头就往他身上撂。可是真的把你惹毛,他又会走回来近乎求饶的抱着你的腰,你怎么拍他的手怎么叫他滚开他都只是笑。

  他平时的时候窝在家里穿着松垮垮的衣服近乎邋遢,但是一定记得和你一起去参加音乐会时要打扮的帅的让人眼睛发花。他哄你开心的时候有太多乱七八糟的新鲜花样,你气急败坏,他就柔声示好。

  所以他在床上的时候懒洋洋的抱着他,在做爱的时候热烈甚至几近疯狂的索取他,双唇里轻轻呢喃出热情到能让人耳尖发烫发麻的情话。

  他不是一直快乐,他会孤独,他会愁,为了琐事,为了总也筹不起的资金和待排的剧本,他工作起来的时候在片场里脾气暴躁的大呼小叫,他摔碎玻璃杯,骂哭了演员,他气的直跳脚,他哭,他笑,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支香烟点燃然后指尖上安安静静烟雾缭绕,他抱着他很慢也很累的吻他,嘴唇苍白,叹息落在他的肩膀和额角。

      那时候,他是个小破演员,而邓超是个小破导演,他们住在北京的一个小破房子里面。

    他们曾经在一起很久又分道扬镳。

      他是顺着他喉咙流入的热水,一开始温暖着他的胃,后来变冷之后结成了冰。就算再怎么努力向外吐,也有一部分是早早的就融入血脉维持他身体正常的运转。哪怕是拼了命,也只是逼着坚硬破碎的冰凌在喉间缓慢艰涩地上下来回滑动,扎得声音颤抖的疼。

      所以干脆就沉默,所以干脆就不说。
     
      因为他知道,要是真向外呕,无非就是冰碴、雪水,以及喉咙间被扎伤流出来的血红。

   就这样。

     杀敌一万,自损八千。


      前些日子有个叫陆川的导演结婚了,李辰其实跟他不熟,但也还是随着在微博上恭喜了两句。

     他对他的印象其实挺浅,但是陆川有句话他却记得特别深,他说,人最怕的是特别认真的干了件特别没有意义的事。

     以前李辰有一段时间特别想问,恋爱算不算,怀念算不算。

      ……但那确实是很久以前。

     

评论(10)
热度(37)

© 孤独及其所创造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