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及其所创造的。

颓败成灰,是我的骨头。

【超晨/段晨】落俗02

*五一快乐啦啦啦!(๑•̀ㅂ•́)و✧看po主窝多么勤劳!!酷爱来么么扎!

←贴心的po主:回顾前文请点击下面tag“落呀吗俗”!怎么样这tag名是不是很萌【并不【谁他妈想回顾【。

2

  邓超认识李辰的时候,李辰还只是个小小小小小小小的小演员。

  加这么多前缀只是为了说明他不重要,初出茅庐。当然现在也没见着红到哪去,但是总比当时强得多。

  当年说李辰是演员吧,充其量也就算个跑龙套的小白杨,哪场戏缺个长得好看的前男友就拉来客串客串,台词也没多少,只要笑得好看就行。

       他第一次拍戏的时候,就只是负责在雪地里穿着厚厚的羽绒服裹着好看的身子,然后站在楼下向上面女主所在的房间喊句话,喊完了以后就等女生感动的泪流满面地跑到楼下里冲到他怀里。

  那时候李辰还不知道演戏到底是咋回事。

  他只记得当时导演一边喝着茶润润哑了的嗓子一边冲他很疲倦的挥挥手,大概说他只要结结实实的挨住那个拥抱就好,然后记得笑着将自己脖子上缠着的黑色围巾解下一圈来温柔的围在女孩的脖颈。

       李辰就很乖的点点头,完了就跟着做。

      几场戏之后又在凌晨一点半的北京里躺在冻死人的马路上倾情出演车祸后四肢摆的看上去真的挺惨的尸体。

  李辰还记得当时血浆泼过来的时候,他满身满脸都是。他孤孤单单的躺在地上,坚硬的寒气能渗进他骨头缝里,裂出哆嗦战栗的颤音。

  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四肢都僵硬了,躺的久了点血浆干在脸上,稀稀地绷起一层薄薄的皮,风一吹冻得他嘴唇都泛白。起身的时候他有点晃,身边的人就扶了他一下,好像还捏着肩膀跟他说了啥,可是他没听清。

  李辰红的挺快。

      不是说那种一下就大红大紫,但是好多走演艺圈的人都是一跑龙套多少年没翻身的,但他就这一次小白杨就让好多女生都嘤嘤嘤的哭碎了心。所以邓超本来想发挥一下自己的作用给自己导的破戏里特意为辰儿创造一个角色也没成。

  因为李辰紧接着就接了另一部戏,虽然也不是男主,男五男六号的感觉,放完片打演员列表时名字都没出到呢电影院的人都走光了的那种。

       但是足够让他开心。

  

  就像所有人都知道的那样,李辰是那种很容易开心起来的人。

  

  有一点花言巧语他就会很开心,稍微关注他多一点他就会很开心,在他下戏的时候顺道去接他他就会很开心,做爱结束以后懒洋洋地抱着他无不温存的吻一吻他的肩头他就会很开心。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邓超都不知道李辰是不是真的喜欢演戏,其实也是他压根就没想关心这件事情。毕竟这些年太多太多像李辰一样长得好看的人,一时间脑袋充血就呲牙咧嘴的要顶着膨胀的虚荣心钻进演艺圈了。他们心根本就是飘的,等雨一下就跌进泥巴里淹死了没声了。

      所以在李辰笑的眼眉弯起来的时候告诉他自己又接到了一个新角色的时候,邓超只是心不在焉的嗯了嗯,然后接着低下头去继续吻他柔软的嘴唇。

  李辰总是做什么事好像都很认真。

  他看着你的时候你会觉得他很认真,他对你说话的时候你会觉得他很认真,他认真地看剧本,认真地做饭,认真地打电话,认真地睡着,睫毛微微颤动,整个人缩着,碰一碰喉咙里会哼唧哼唧的发出像小动物一样软软的不满的抱怨声,然后接着翻过身,继续昏昏沉沉。

  ……他认真地醒来,认真的接吻。

  

  这就是李辰和丁阳差别最大的地方。

  小说里的丁阳,看起来从没认真过。他出去疯,纤长的指尖夹着烟头,动作颓废而精致。他举起酒杯喝酒的架势就像在喝水,湿润着嘴唇,突出的喉结上下滑动。他笑的时候指尖的香烟随之晃动,他拉着自己爱的人的肩膀直接吻上去,嘴唇滚烫,尝起来就像是香烟和伏加特。

  丁阳是在用不认真的架势,做最认真的事情。他一直笑着,眼睛是弯起来的月牙,可是整个人是颓的,飘的好像一丝重量也没有了。即使伤痛的要死了,他还是嘴里没轻没重的开着玩笑,好像一直在游戏人间,好像是没有心的。

      但李辰总是认真地去做所有事情。

  李辰总是付出,他不藏躲,他不遮挡,直愣愣的倔,倔的让人脑膜疼,有时候会忍不住让人想着干脆掐死得了。但是当他大咧咧的笑过之后,转过头来安静的看着你的时候,你又会感觉自己是被爱的。

 

  老陈跟他说要内定男主的时候,邓超翻来覆去的想了将近一个晚上,也想不出这样的李辰该怎么去演绎一个丁阳。

  一个颓败又认命的丁阳。

  

  

  五点半的时候就睡不着了。

  想了想,他还是从床上爬起来,点了根烟抽着。

  窗帘没拉全,这时候天就正在亮着,暗色的蓝灰下浮动着光,像是水一样从底下均匀而柔软的亮起着,深色渐渐淡却,带着生命力的金红像纱一样绕啊绕的迟缓着升。可是光芒铺的很广,还没见天亮全,颜色已经轻轻的照进了房间,压抑着微微闪动。

        烟雾缭绕里邓超忽然有点恍惚。

  他想起好多年以前,大概真的是好多年之前了,他和李辰还在一起的时候,他也像这样站在这儿过。李辰看着他在抽烟,就没怎么睡醒的皱眉走过来,很有点孩子气地把下巴重重的戳在他的肩膀上,另一只手从背后绕过来直接抢走他的烟死死地摁倒烟灰缸里里面。

  李辰开口说话,声音就有点恼,他说邓超你能不污染大气不,我可不想在睡梦中就被你杀死了。小爷我这么年轻还没玩够呢。

  邓超听了就笑。

  转过身来的时候邓超直接凑过去吻他,所以那时李辰本来是想试图推开邓超想再说些什么,可是却渐渐地就在他的环抱和亲吻当中静的一点声儿都没了。

  李辰喜欢亲吻。

  可以说,好像李辰天生的喜欢和人肢体接触,亲吻牵手拥抱,好像这些就能满足他除了衣食住行之外他的一切所需。

  李辰的反应总是太过敏感,不用多久就会四肢开始发软,耳尖开始滚烫,喉咙里也难以自抑的涌起一声颤抖而诱人的喘息。这样的他总是惹得邓超忍不住情动地把他压到身下越吻越深。

  所以那次也是一样。

  一吻结束以后,李辰被他抱着,恍惚而亲密地看着他,有点迟钝的眨眨满是雾气的眼睛,湿润的嘴唇依然红肿而抖动,滚烫。

  那时候天就亮了,日出的晨光温柔地照耀在李辰身上,淡出柔和又宁静的光。

  邓超竟一时失语。

  

      手里的烟燃烧到了尽头。

      是指尖的一阵刺痛将他唤醒的。

  眼睛转了转,邓超缓慢地回过神来。天已经亮了,他指尖中的烟头已经落到烟灰缸里了,可是手指上残留的烫伤淡红而刺痛。

  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好多年没有想起那个人了。

  

  所以此时此刻,当邓超再看到李辰,他难免变得有些感慨。

  李辰还是有些不一样了的,他稍微变壮了些,看起来就是有特意练过,手臂线条变得结实有力,肩头也不再是那种一用力就像会碎开的瘦削。只是腰线还是很细,邓超还依稀记得当年自己一只手环抱住他,然后在他耳垂边轻吻着暧昧的说话,看他下意识的害羞的满脸通红简直像把自己埋在地下。

  而现在他们之间隔着半个走廊的距离。

  其实应该不算很远,但邓超看着逆光中的人,而李辰也正安静的看着他,他们的视线交汇,然后李辰对着他,嘴角温柔地弯出一丝好看的弧。

  他忽然就觉得他们离着很远很远。

  大概是因为他开口叫他邓导,大概是因为他面对着自己连点头的样子都很有礼貌,带着程式化的优雅,好看又疏离。

  

  邓超忽然想起好多年以前他生日的那天,李辰用透明的塑料刀具给他切蛋糕,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它盛到白色的小碟子里去。那天晚上李辰特意关了灯,所以屋里只有几根生日蜡烛在温暖的一星一星的跳动。李辰端着那个小小的碟子,袖子被轻轻挽到胳膊肘,露出的皮肤如白色小岛一样年轻而细致。

  他记得那天李辰笑的很开心,他的背后是窗外,窗外的天空里满是星星,李辰的眼睛里也像是装满了星星。他指了指蛋糕,然后又指了指自己,用嘴型无声的说:超,生日快乐。

  他明明没听见他的声音,却仿佛已经感受到了他浅浅的北京腔。

  ——带着习惯性的儿化音,尾音愉快而温柔的上扬。

  

  而现在的李辰,正用着他带着北京腔的干净的声音,用最陌生的称呼来对他致意。没有温情,只有疏离和客气。

  邓超忽然觉得心里发堵。

         堵得他直想笑。



评论(34)
热度(35)

© 孤独及其所创造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