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及其所创造的。

颓败成灰,是我的骨头。

【超晨/段晨】落俗01

*窝终于还是对大三角动手了!心情有点激动!
ps.你们觉得名字是“一风吹”好还是“落俗”好?请给窝点意见啊蛇蛇你们!!《落俗》灵感是来自李荣浩的同名歌,窝听了一遍想想便觉得妈蛋有点带感啊!在这里有点超哥视角的赶脚……

再ps.本文有两个丁阳,剧本角色一个,现实里一个。请注意,这句话,很重要!

再再ps,本文的老陈是 @陈不日 友情客串,爱你么么扎(づ ̄ 3 ̄)づ

←贴心的po主:本文自创了个tag“落呀吗俗”,因为鱼唇的窝不会加超链接……所以想看全文进度了的可以直接点击下面tag,完结的时候会放TXT,爱你们么么扎!!

1

  邓超也是自认为有点格调的人。

  所以,老实说,看完这剧本以后,他的确是有一种“你他妈在逗我玩”的感觉。

  也不是说多么恶俗的故事,但是没深度,没探讨轮回命运也没说说人性劣根,不励志催泪也不轻松愉悦,无非就是谈个情说个爱的,整个调还是灰的,一口气憋到尾,看完了感觉就是塞。

      就是不说这些无关紧要的吧,光这剑走偏锋的关爱同性恋群体以及众多的亲热裸露戏就可以直接被广电怒杀千千万万遍了。

  千言万语到这里来啥啥也说不出口了,谁他妈的都不是傻子,明眼人都不能拿这玩意出来站。

        你要说在外国搞这东西是要玩先锋为同性恋群体争夺合法权益还是咋的还成,人民风开放,说不定能过了,到咱这来算了别他妈扯皮了这是要作死吗。

  组织了一下语言,慎重的想了想,邓超还是跟老陈确定了一下,说你确定这是段总要拍的吗。

  电话接的时候是半夜三点二十八分,邓超在阳台上往下看依然繁华不眠的霓虹,一只手空散散的握着被打印出来的小说原稿,一只手夹着烟没什么表情的抽。

      响了两声对面就接了起来,反应倒是很快,只是老陈声音有点迷瞪,可能是被打扰春梦了语气就有点恶劣。他说是,当然是,咋了,有问题?

  邓超一听就要笑了,吐出一口烟来用力过猛,压得胸口里都有点疼。

      他真想说有问题,真有问题,这烫手山芋接了怎么搞,但是想了想,还是闭嘴,随便寒暄了两句就挂了,那面老陈一听就知道他敷衍着想就怎么过了事儿,骂骂咧咧骂骂咧咧的说了两句然后就撂了。

  手机一撂,这又没声了。

  也不是没声,就是耳边的声没了,一时间最后一点烟火气儿好像也没了,他再听到的就都是城市里每个夜晚都会充斥的内容,车水马龙的低微响声,来来回回,热闹又空寥,黑色越浓越是安静了,有些东西都要淌出来蔓延向深空。

  邓超想着自己可真倒霉,怎么就欠了这么个人情。这段总也是头一遭直接投资到电影业来,朋友跟他说的时候他还觉得有点靠谱,还觉得像段氏企业这样的不会随便搞点一看就赔钱的玩意儿,而且既然是第一次,肯定要整的像模像样,最不济来个叫好又叫座的商业片。

      结果最后鼓捣半天搞出这么一茬来。

      他真是有点不能相信。

   感情这段总是傻的吧。

   邓超觉得自己气的有点想笑。

  烟燃烧到了尽头,一点微弱的红光挣扎的晃了晃,邓超把它一下子按进烟灰缸,让它窸窸窣窣的一边碎着一边灭了。

  没一会儿,老陈又打电话过来了,那时候邓超已经回到卧室里自己躺下了,对面老陈的声音这下倒是很清醒。

        他说这事儿挺复杂的,反正老段就要认定了要选这个了,谁说都不能改了,没办法。

  邓超真想接一句我也没办法啊你以为谁不是。

  对面老陈不知道邓超要说啥,就自顾自的接着唠叨了两句,无非就是安慰安慰他的,但说了都是废话,一点实际意义都没有。邓超也难得就只是听着,听着,听着,一直等老陈也有点不知道该继续说点啥,场面就难免的多点客套和尴尬。

  又静了一会儿,老陈正想着要挂断了,却又听见邓超很淡的声音,像是夹杂着叹息的。

       他说,小说编成剧本的时候我还可以找人改改,该删删,但是题材你们定成这样,演员我自己选总成吧。

  老陈一听就乐了,点着头说成成成,那就这么定了,邓导我就知道你哥们不能退。他还说段总不会管太多内容,故事交给你其他的你放手来做就行,拍摄的时候怎么表现怎么把握度,你比谁心里都明净,用不着我们这外行吱吱歪歪的掺和。

  这话听着还算受用,邓超也就没再损他,再说了两句就挂了。

        躺在床上的时候他就闭着眼睛把脑子里一时半会儿能想起来的男演员都拿来和小说里的丁阳对应了一下,结果也没找到个感觉对的人。邓超越想越糟心,结果就这样迷迷糊糊的就睡了过去。

  

  有句话怎么说?好的剧本是成功的一半。

       其实根本没人这么说,但是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邓超想着,既然自己已经死了那一半,那就得好好选剩下的那部分。资金他是有,任性的那面给支着呢,才华他这有,那种拍烂的可能性是几乎不存在的,那么接下来就是演员,演员,搞好了演员,赚足了噱头,那也就还是有希望,有希望。

  所以他就是抱着这种心态来挑演员的。

   一沓资料里面,一张张翻。

      光看颜值绝壁是扯淡的,但是当然颜值也不能喂狗了,要么更没人看。邓超熟悉文化市场熟悉的就跟小时候闭着眼睛摸黑儿都能溜溜地回家一样。

      结果最后就是折腾了一早晨,他也就挑出几个凑付的。不是最佳的,没有那种一看就“非他不可”的感觉,就是“实在不行还可以选选他们”的那种人。

      可是偏偏他在电影这方面特别爱追求完美。

      所以要是真还没遇上最好的就开始凑合,他会难受的想摔东西直接走人。

  邓超想这真妈的要命,拍完了这狗片他大概会折寿个半把年。

  老陈来的时候邓超已经窝在那整整十个小时了,除了烦躁的翻页和走珠笔凌乱的在纸上勾画以外他基本上没什么别的动作,唯一的人气儿大概就是身上的越来越重的低气压。老陈走过去的时候有点不太敢喊他,因为觉得邓超这时候有点狂躁的吓人。

  倒是邓超痛快,连头也没抬的直接开始问他怎么了,有事直接说事。

  这样反而把老陈吓了一跳,毕竟老陈还以为邓超是光沉浸在工作当中根本没注意到他的存在,现在听他没好气的开口问他,语气里满就是不耐,老陈忽然间就觉得嘴里的话又别不开。

    半天不出个什么动静搞得邓超有点烦,他一边继续低着头翻拉那些资料一边说到底怎么的有话赶紧行吗老陈,选演员这事挺要紧的但是耗时也大我得赶紧抓紧,你要没事儿……

  正说着,邓超忽然就意识到了老陈来的原因。他转过身就气的牙痒痒,咬牙切齿地说,谁。

  被邓超这样毫不避讳的恨恨的盯着,老陈觉得自己背脊都要流汗了,他也把牙咬了又咬,憋出俩字来,李辰。

  要谁?

  ……丁阳。

  

  操。

  邓超气的直接转过身,狠狠地骂了句,火一阵儿上来他简直气极反笑。

        他说你开什么玩笑,就李辰,我还真认识,他不会抽烟也不会喝酒的,你想怎么拍?到时候抽烟都直接做假的还是要上特效?喝酒的时候光灌水拍出来能有感觉吗?还是你想直接两瓶啤的下去让他整场后面都发酒疯抱着你唱蓝精灵?

  老陈不说话,邓超气更来了,他冷笑着说,老陈,真不是我不识好歹,你说你们段总挑这样题材就算了,还指定这么个人儿演男主,他哪丁阳了?整个人跟张白纸一样,这戏还要拍吗?

  老陈看着邓超,一时间不知道该说啥。

  邓超看了他一会儿。

        然后就觉得心累。

  本子“啪叽”往桌子上一撂,他接着整个人就懒散地窝在旋转椅上了,昨天睡得太少了,刚才一阵儿上火,他现在头突突的疼。一边揉着额角,他有点绝望地想着自己怎么就这么轻易的欠了段总一个人情啊。

  老陈看他那样,也急了,说邓导你别想得那么糟,至少我知道李辰儿他会抽烟啊,一棒子打死这也太早了吧,怎么也得让他试个镜啊。

  邓超看他那样儿,就忍不住笑了,说,要是试镜真没过呢?

  老陈张了张嘴,又说不出话。

  还好老陈手机铃声及时响起,让两人避免了这场尴尬,撂下的时候他胡乱地嘱咐了两句就走了。于是又再次只剩下一个人,邓超真是整个人塌陷在旋转椅上了,脚掌随意一登,旋转椅带动他抬着头看着天花板的视线也在旋转,刚刚喊过的喉结上下滑动的时候火辣辣的疼。

      他知道自己干嘛发这么大的火。

  ……这李辰这是被包养了吧。

  要么段总能一掷千金的任性,谁他妈的都不是傻子,更何况人还是商人,混的有头有脸。

      眨了眨有些疲倦的眼睛,唾液吞咽时喉咙像被金属物体哽住一样钝而坚硬的痛。

     

    剑走偏锋的关爱同性恋群体,众多的亲热裸露戏……

    邓超咬牙切齿地想,这得多他妈想红啊。

  

TBC

评论(24)
热度(45)

© 孤独及其所创造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