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及其所创造的。

颓败成灰,是我的骨头。

无夏1

*主线段晨only
以《全城热恋》Leslie Guan为中心,但其实Leslie就是老段,只是因为某种原因而放弃了演员梦改做摄影师的老段。
安排西皮如下:
Leslie Guan(段奕宏) X 《因情圆缺2》丁阳
Leslie Guan(段奕宏)X《咱们结婚吧》李想
提及部分为《中国合伙人》孟晓骏X《北京爱情故事》吴狄,老段X李辰,李辰是辰儿演员体,但戏份很少。
*有超晨部分才会打对应tag

*献给发誓最宠我最疼我的@陈不日 

   

  0

  这个夏天异常的高温,这让Leslie想到了有些净爱闲着没事爱生闷气的女人,板着脸,说是面无表情那还好,最怕的就是那种压抑着,压抑着,单纯的压抑着,可是让谁看了一眼都觉得闹心,低压在压迫在胸口,堵得人胸口满涨的难受。

  摄影棚里打光打的很亮,他把镜头对准不远处面容精致但没有灵魂的戈多。眨眼的时候一滴汗水顺着他湿漉漉的发梢坠到眼睛里,一阵有点发尖的刺痛,他又锁了锁眉头。

  一到了这该死的天儿城市就限制供电,这样空调也就变得不能老开,除了热还是热,汗水一滴滴向下流落从额头从脖颈从胸口,喉咙里发烫,有一股气烧着,矿泉水一股脑灌进也抚慰不了的灼热。

       干渴,持续的干渴,即使嘴边残留的水还在湿润却依然能感受到炽烈疯狂的干渴。

  太热了,他心里的火也在着,眼睛也在烧,张口说出的话也都像是被烧的滚烫的煤炭,一个个捡起来就往对面女孩儿身上丢,砸的她华彩衣裳一边起着火一边满是黑灰残落,整个人眼神狼狈闪躲的像是来自难民窟的避难者。

  Leslie习惯了,他看多了这样的戈多,以为有张稍微能看的脸就可以趾高气扬的以为自己能当得了模特,眉眼都上翘。  

       商业商业商业商业商业商业商业商业商业商业商业商业商业商业商业。

       她的脸上写满了商业。

       厚厚的粉底,精致的妆容,再高明的妆容也许能骗得了一部人,但是对他这样整天游走在各种杂志拍摄现场的人来说只能是越看越倦怠,越看越心烦,说得再直接点,他甚至觉得用上恶心这个词,一点都不为过。

       想得越多,说得越狠,听着的人哭的让他都头痛了。

  烦躁的结束了今天的工作,工作人员里有一片哀叹的念叨着可是却也习惯了。他们不是第一天跟他,都知道他的脾气,灵感要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是疯的,没感觉、看不上,那对不起,赶紧卷铺盖滚蛋吧再来也只是找不痛快。Leslie的毒舌和他的作品一样,都是该死的出名。

       所有人或事情都这样,有好有坏,对立统一的矛盾。

  开车往回走的时候才下午三点半。

       他按开车里的空调,冷气绽出来的时候简直就是一种解脱,靠在椅背上稍微合了合眼睛就没办法不觉得自己浑身的肌肉都在从紧张和窒息的压抑中懈怠松弛,突突跳动的太阳穴也消解了几分疼痛,再然后,忽然就难免的觉得有些疲惫上涌。

    但是疲倦也得这么过。

  

  

  1  

  用钥匙打开一个不属于他居住的房子,那时候其实心里感觉还是有点微妙的。

  Leslie第一次有这种体验,转动银色钥匙的时候他一边盯着门锁一边发觉自己忍不住的有点想笑。

  丁阳刚才给他发了短信说他在家,所以其实他可以按下门铃让他来帮忙开门的,可不知怎的他就不想做这件事情。他想自己开一次这个门,感觉自己好像是属于这里的,或者说感受到一点羁绊,一点人情烟火味。

       说来其实有点幼稚,因为这本来就不是他住的地方,甚至也不算是属于丁阳的,丁阳只是租客,他还有个室友,只不过是暂时出差了所以空下了。

  门打开的时候他就有点恍神。快三十了,结果越活越回去了。

  本来窝在沙发上百无聊赖看电视的丁阳一瞧见他眼睛就“噌”的亮了起来,他说你怎么回来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往他怀里扑,Leslie一只手还拎着个塑料袋,所以只能用一只手环抱他。丁阳这一扑力气倒是很足,这一下冲的他没怎么扶住整个人就稍微有点晃,两个胸口结结实实的贴在一块儿,丁阳表现得整个人像一只大猫,就这样挂在他身上。

       Leslie忽然就觉得自己像在哄小孩。

       也就忍不住的也笑了起来。

  他说怎么了,以为我不回来了?丁阳头靠在他肩膀上点了点点,下巴咯的他有点发疼,说话的时候有气无力的还带点无奈,他说是你说忙的,而且我等了你四十八分钟你就回了我一个“忙”字,你猜我会不会觉得你会回来?

  ……简直像在撒娇。

  Leslie听了也觉得无奈,他说你知道的,工作的时候手机静音,看不到。

    解释完了他自己也觉得无聊,怎么会搞成这样,这有什么好解释的,但是说出来的时候却像条件反射一样,他根本就没多想。

  丁阳也不知道他想什么,也可能根本就不想去想这个,现在的他从他怀抱里脱出来一点点,然后自然而然地凑过去吻上他的嘴唇,柔软的舌尖紧接着就跟上来,轻微而缓慢地蹭着他的唇线,一点点湿润的摩擦,带动起星火。

  不管是丁阳本人,还是他的亲吻,都让人无法拒绝。稍微一个触碰都能点出欲望,稍微一个吻就会变得停不下来。含咬着他的嘴唇,伸出的舌长驱直入和他紧紧纠缠,Leslie手里的塑料袋掉到了地上,啪叽一声东西落地和塑料摩擦的轻响,他没去管,因为这个吻太让人着迷,他难以自已的一点点越吻越深,越吻越深,双手紧紧地搂住丁阳,把他暧昧而错乱的轻声喘息吃进喉咙,发酵出更多滚烫,灼烈的燃烧在胸口。

  呼吸开始乱,脚步也开始乱,亲吻开始乱,手也不再安分。

      他带着丁阳往沙发那里靠,嘴唇舍不得离开,唇舌交缠之中大脑也在晕眩。丁阳被他牵引着倒退着向后,迷迷糊糊的撞到茶几。它被顶的挪动了一下, 擦过地板发出一声短促而有点响亮的声音。

      Leslie这才有点反过神来。

     有点恍惚的扯开一点,才看到丁阳已经被他压在沙发上了,也是刚刚睁开眼,看着他,长长的黑色睫毛缓慢地颤动,氤氲了情欲雾气的眼睛弥蒙而湿润。

     他觉得心里在着火。

     天气太热,温度太高,哪里都危险,哪里都有汗,一切都在燃烧,一切的一切,情绪崩溃,混乱不堪。


TBC

评论(9)
热度(17)

© 孤独及其所创造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