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及其所创造的。

颓败成灰,是我的骨头。

无爱之徒8(下)

8(下)


如果高见在乎丁阳的话,他会发现他在沉默。

他沉默着抽烟,沉默着做爱,沉默着喝酒,好看的脸上写着一种颓废到惊人的沉默。

他在床上变得越来越主动,经常是自己坐到高见身上摇摆着身躯,让他自己的身体激烈狂乱而毫无章法的主宰着这场性爱。也经常在高潮来临前用滚烫的嘴唇堵住高见的,把最后的呻吟和呼喊变成一个浓烈的让人窒息的深吻。

等到高见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很晚了。那时候丁阳已经瘦了好多,他抱着他的时候觉得他几乎都要咯人了。

他就躺在床上问他,是不是孟晓骏回来了?

丁阳听着他这话笑了,高见才忽然想到他好像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怎么看到他笑了。那时候他坐在到床边上穿鞋,弯着腰,透过紧身的背心能看见他漂亮而突出的蝴蝶骨。

他就听见丁阳说,比那还要糟。

他说的时候语气很淡,淡的像是香烟燃烧过后飘出来的烟。

高见没问,丁阳也没说。


丁阳想着一开始约定要做炮友的时候就没想躲,所以他坐在床上抽烟的时候就直接挑明了的跟高见说,他叫孟晓骏。

高见静了好一会儿,才说,李睿。

高见笑起来的时候挺不正经的,轻佻简直和他自己有的一拼,可是这次他回答的时候就说了那两个字,难得正经的声音里有一种淡淡的沙哑,像是叹息到了一半儿忽然转成了话。

丁阳听了就笑了,他低着头又抽了口烟,嘴中的白色的烟雾随着呼吸轻飘飘的散到空气里面。

所以后来博言三番五次的问他到底有没有跟高见在一起的时候,他都淡淡的笑着回答说,我不会爱上一个和自己这么像的人。

其实说白了,他们在一起,不过是因为寂寞罢了。连朋友他们都不是,换句话说,他们什么都不是,不过是那种夜晚相互依偎的陌生人。

丁阳记得自己上大学那阵儿喝的歪七劣八的在大排档拍拍胸口,很装逼地跟苏凯说,兄弟,我告诉你,当你开始犹豫的想着自己是否爱上某个人的时候,你基本上已经完蛋了。

他一边说着这话的时候一边用手指划着,笑着,张狂着,言辞那叫一个坚定。

苏凯一边扶着他一边说,行了你,丁阳,就跟你谈了很多恋爱一样。

丁阳听了就瞪大了眼睛,从苏凯怀里站直了身子理直气壮的瞎嚷嚷,结果没站稳,差点歪倒在地上,吓得苏凯赶紧来扶着。他就跟啥都不知道一样接着说,这是我看外国知名研究所的研究报告上写的,你知道不,那研究报告可准了……

现在他倒是希望那不是真的。

因为,因为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在一边对别人说我不会爱上一个和自己这么像的人,一边恍惚地想自己是否爱他。


晚上回家的时候丁阳趴在楼道里吐。

他想着高见说,医生说了,胃不好就得少喝,还得养成少肉多菜的饮食习惯,减轻肠胃的负担。

高见还说,丁阳,你是不是有病啊胃不好都不准备药。医生说了健康第一,你妈没说你启蒙老师都怎么教你的啊,健康是1其他都是0啊。

那时候他还在开玩笑,他说那医生是不是你家的啊整天在耳边叨叨来叨叨去的,就你和医生关系好是吧。当时高见就闭嘴了,他以为是被自己一句话给堵住了,现在想想,又是一个伏笔。

这段故事中有太多伏笔和意料之外的事情。

他总说没想期待,没想期待,我们之间不谈感情,上个床就行。结果最后还是一头跌了进去。

这对他而言比孟晓骏回来还要凄惨。


分开的那天是高见先是接了个电话,是郁宁馨打来的,一个听起来很年轻的女孩子,哭着恳求他到到医院里去看看李睿吧,她说自己实在看不下去了。

高见一听脑袋就懵了,那一句话就像是一个炸雷,瞬间让他大脑一片混沌,痛得全是焚烧过后的灰烬和黑炭,再张开嘴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喉咙干涩紧绷几乎要裂开。

挂掉电话的时候他整个人还在晕眩。

如果那时候高见还有些理智的话,他会在临走前听到丁阳跟他说,我们以后不要再联系了。

但是那时候他什么也没听到,他什么也听不到了,女孩的声音在他脑海里来来回回的响。

门关上之后,是高见奔跑的声音,奔跑的声音也消失了之后,什么声音再都没有。

黄昏时分,屋里已经变暗,丁阳一个人静静地靠在床边,恰好处在光线交界点。他刚刚洗过但还没有擦干,滴落的水落到突出的锁骨和清晰可辨的脊线。

最后的阳光落在他的脸上,然后便是夕阳如血。

他沉默的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安静的坐着,安静的抽着烟。极轻的烟雾就这样消散在空气里,消失不见。


丁阳不用问怎么了,也不用挣扎,不用慌乱,他只要看一眼高见的表情,就知道是因为什么。毕竟这不是战役,他本来就没想比,也没想赢。

从头到尾,他都醒着,他知道自己只是个入错了局的人。他说自己不会幻想的人,不擅长期待,但是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他还是觉得自己被掏空了。

和面对孟晓骏时那种痛苦不同,现在的他只是觉得……空了。

轻飘飘的,他在空气里,好像不存在似的。



TBC


评论(13)
热度(23)

© 孤独及其所创造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