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及其所创造的。

颓败成灰,是我的骨头。

【超晨】Adam's Apple/亚当的苹果

*po主只是在摸鱼玩,po主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亚当的苹果就是指喉结。

0

喉结被咬住的时候首先感到的,会是恐惧。

薄薄的皮肤下藏着颈动脉,无数的血管,流淌着他的生命线。

所以,如果被擒住,那会是一种潜意识的恐惧,是条件反射一样的想要反抗的心愿,他只有强制的压制住自己,才能不去挣扎,不去抵抗,不去颤抖,不再四肢僵硬、心跳狂乱。

而邓朝却总是喜欢在做爱的时候轻咬他的喉结。

说实话这很奇怪,他听过很多奇怪的癖好,但这个,让他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第一次发生的时候那时候邓朝刚刚进入到他的身体里面,他们正亲吻着,泛起炙热汗水的湿漉漉的胸膛紧贴在一起,唇齿交缠之间的呻吟淫靡得让他听了耳尖都在发烫。

邓朝却忽然停下了。李辰条件反射般的慢慢睁开眼睛,有点茫然的感受着开始的亲吻从嘴唇向下挪到了下巴,一路延伸到他的喉结,然后他的嘴唇停下了,暖暖的覆盖在他那一小块儿皮肤上,只是满满的完整的覆盖着,再不动弹。

李辰有点蒙,刚想开口问他怎么了的时候,邓朝张开嘴,轻轻的用牙齿咬住了它,湿润的舌尖温柔的轻轻滑过,滚烫灼人的温度像一滴毫不起眼的火星,就这样落在广袤的草原中,瞬间化为燎原的天火。

他顿时觉得全部的声音被扼杀在喉咙当中。

亲吻,啃咬,吮吸,邓朝像对待冰淇淋一样对待着他的喉结,李辰颤抖的闭上眼睛,他觉得不安全,觉得受控,好像被定住一样,四肢僵硬的无法摆动。

渐渐的,他什么都不再记得,他只能听见邓朝亲吻自己的声音回荡在房间中。细微的,压抑的,纵情的,放肆的,尾音发颤的,他的呻吟声。他窒息一样看着亲吻他的男人,忽然感觉自己脑中如缺氧般微微地有些眩晕,而除此之外的一切都在旋转、消散、淡成虚无的图案。

久了,李辰居然也习惯了邓朝的这个坏毛病。

染着水光的睫毛因为情欲和撩拨轻轻颤抖着,他固执地轻咬着因为亲吻而红肿的下唇,沉重的喘息。印在喉结上的吻逐渐滚烫,逐渐狂乱,他流淌出沙哑呻吟的喉结缓慢也随之轻轻地上下蠕动着,逐渐放纵的惊人。

这几乎就像是一场献祭。

邓朝总是温柔的靠近,然后霸道的主导着所有的这些东西,他要他忠诚,要他信任,要他依赖,要他所有全部内容,从不给他留一点退路。

而他没有想过这会多么容易让人沦陷。

分手的时候居然也是先从喉结开始痛。

感觉像是一些并不存在的东西堵住了他的喉咙,他脸上强笑着,然后感受到那股沉闷的痛,向下一直塞满了他的胸口。他犹豫着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可是喉结随便滑动就痛得如同刀割。

然后他开始变得沉默。

除了拍戏,他从一开始的一天只说一句,变成好几天也不会说一个字。

他没法说,每次一开口的时候,他都还能感受到邓朝的吻印在他的喉咙,他亲吻,啃咬,吮吸,他让他变得滚烫滚烫,他的声音变得滚烫滚烫,他带着薄茧的粗糙手指颤抖地穿过他的头发,然后用力的撞击着他,咬着他,让他瞳孔涣散地呼唤着他的名,他的声音,从喉结声带的压迫中一点点舒展开来。

李辰想着以前邓朝亲吻着他的时候突发奇想的笑着说,如果我是吸血鬼的话,说不定真的会咬断你的喉咙。

李辰就闭着眼睛笑,被亲吻的湿润的喉结在他嘴唇下来回温暖的滚动。

而现在,他的喉咙里没有声。

FIN

评论(10)
热度(27)

© 孤独及其所创造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