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及其所创造的。

颓败成灰,是我的骨头。

无爱之徒6

6

要是丁阳没疼的喘不上气他会说,你他妈的滚一边去,或者滚犊子,再或者,死去吧你。

但现在他啥也说不出来了。

高见也意识到了,吐完了也漱完口之后的丁阳更苍白了,他一动不动的趴那儿喘,脊背弯曲着,像根倔强单薄但要被重负压断了的竹。

他就有点慌了神,说话的声也正经了,你……怎么样了?疼得厉害?

手下意识地伸到丁阳捂着的胃那,丁阳条件反射的一躲。去,这一躲完他就后悔了,整个身体一动都在疼得哆嗦,要不是嘴唇抿得厉害,丁阳觉得自己嗓子里的颤音都要晃出来了,还是那种特别抖的,风一吹就破成渣渣那种。

没想到高见这把儿直接把给他抱起来了,然后就往卧室里扔。

丁阳在他怀里为这该死的公主抱气的呲牙咧嘴的。

事实就是,丁阳没想把高见当客人,这高见也干脆就没把自己当外人了,公主抱就算了,接着又完全无视他的抗议直接把他往床上一扔就开始蹲下来在床头柜里翻腾。

丁阳想高见这一扔也是挺狠的,这一下他就觉得自己真是没劲挣扎了光胃疼的都要吐血,还想问你到底怎么回事啊刚跟你说了不是炮友关系吗,这把到嘴边也就剩下没几个字了,

那就是:别找了,没有。

高见听了就跟见了鬼一样回过头瞪大眼睛的看着他,说,你说你没有?

宿醉的头疼让丁阳这下连话都懒得说了。

高见说你是不是有病啊胃不好都不准备药。医生说了健康第一,你妈没说你启蒙老师都怎么教你的啊,健康是1其他都是0啊。

丁阳觉得这高见真挺逗的,这身体是他的他作践作践怎么了,也没碍着你事儿啊。心里是这么想的,但话要是说了就显得他不知好歹了,丁阳也不傻,胃疼的他也不爱张嘴,干脆就闭了眼迷迷糊糊的躺着,不再理他。

这高见可能真叫他给气着了,也不再说什么,直接从沙发上拿了外套走人了。丁阳本来原本以为他已经走了,迷迷糊糊的都要睡着了。谁知道过了一会儿,门又自己开了,一盒药片扔他跟前。然后丁阳才睁开眼,恍恍惚惚的看着床边站着个头发有点乱的高见。

他说,把药吃了吧。

丁阳用胳膊撑着身子,坐起来了点儿看他,还有点朦胧的眼睛里懒洋洋地流淌着一种很颓可是很好看的笑。

高见没理他,直接倒了杯热水递过去,见丁阳还是光用手指抠着白色药盒而始终不拆开,也是叹了口气跪给这祖宗了。干脆直接坐在他床边,把水杯递给他。

手指接触到杯壁的时候滚烫,但丁阳没躲,也没迟疑,手掌一弯把手心整个贴在杯壁上,就这样静静地空握了一会儿,直到掌心因为热度而完全通红。

过了一会儿,丁阳才开口说,等会儿再吃吧。

高见搞不明白丁阳到底要干嘛,就看着他把水杯放下了,其实心里有点莫名其妙的火大,然而他还没说点啥,那个病号就直接拽着他的衣领把他拉过去开始吻他,灵活的舌头直接毫不掩饰地长驱直入。

漱过后嘴里淡了很多的酒气还是很明显,丁阳的呼吸滚烫,微醺的热气呼到他脸上的时候暧昧得让人浑身发烫。

一吻结束之后,高见发现自己已经压在丁阳身上了,他的气息有些不稳,脑袋也有点嗡嗡作响。而丁阳也看着他,头发凌乱,微微红肿的嘴唇上挑,带着醉意的眼睛里有奇异的漫不经心的笑。

于是高见就干脆把胳膊支在他的胸口,低着头,俯视着身下的人问他,你他妈的有什么毛病啊。

丁阳露出了个近乎无辜的表情了,他眨眨眼睛,声音懒洋洋的让人想揍一顿,我想睡会儿。他一边说着,一边像个狐狸一样笑。

高见还是没跟上这诡异的脑回路。

所以?

我就是想吃过药之后,好好睡一觉。

丁阳直直的看着他,高见在那双眼睛里看见的除了雾气,就只是颓唐和蓄意的轻佻。

暗示已经很明显了,丁阳决定高见要是还是没反应他就一脚把他踹下床。

还是你……不想要?丁阳歪了歪头,对着他眨了眨眼,带了点情欲的眼睛满是水汽。他一边说着这话一边扬起嘴角来笑,嘴角弧度上扬的很慢很慢,慢的越从颓废中越加透出性感。

愣了一会儿,高见就笑了。

外套丢在地上的时候,他一边靠近一边声音很缓地说,其实我还是喜欢更直接一点的。

TBC

评论(3)
热度(20)

© 孤独及其所创造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