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及其所创造的。

颓败成灰,是我的骨头。

【超晨/段晨】落俗03

*本章段晨only,原创角色只是拿来吐槽的,出场就这一次再就没了。画风逗比,请安心食用。

←贴心的po主:回顾前文请点击下面tag“落呀吗俗”!怎么样这tag名是不是很萌【并不【谁他妈想回顾【。

  3

  段亦宏做了个梦。

  梦里阳光很盛,像是一大片被融了的琥珀,叠色斑驳,亮的一时间让他有点睁不开眼。

  缓过神来的时候段亦宏发现自己正站在异国广场的中央,金发碧眼的孩子们跑着闹着穿过,一个个精致美丽的就像是玩偶娃娃,眼睛亮亮的几近透明。他们一阵儿跑着,吹起来的肥皂泡泡斑斓着色彩追不上主人的步伐,于是只是在空气里轻飘飘的浮动着,晃晃悠悠的美丽和脆弱。

  他的视线也就跟着它飘。

  然而忽然就有人从身后有人抓着他的手臂向后拽,他没防备,就跟着身子转了过来。那时候脚边的白鸽被他惊动扑棱扑棱地飞向天空,广场里的喷泉向外喷射,点点滴滴的小水珠折射出光芒,彩虹一样,星星亮亮。

  他看见丁阳。

  丁阳叫他老段老段。眼睛里浮动着笑容,明亮异常。

  

  然后猛地就醒。

  

  睁开眼睛的速度有点快,然后就看见老陈蹑手蹑脚的拿着西装外套准备往他身上盖,这下正好被逮到,老陈傻傻地看着他,看起来是居高临下但气场完全崩溃,尴尬的嘴角都在抽动简直想扇自己一耳光。

  静了半天老陈才胆战心惊地说,呦老段你这睡的也太轻了,我真不是故意的。

  段亦宏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接着就从办公桌上抬起头。

  睡姿不对,脖颈和肩膀就难免落得僵直的有些发痛。段亦宏有点疲惫地用一只手扶住脖颈左右动作了一下,然后就听见骨骼转动时发出的响声。他轻轻的嘶了声,然后深呼了口气。它来的太沉,反而像一阵叹息。

  过了一会儿他才说,没事,和你无关。

  段亦宏说这话的时候声音总是很平,他总是这样,波澜不惊的沉静,每句话都很恰到好处,很难让人听出什么情绪的波澜。如果不是老陈跟了他这么多年,可能现在就会以为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然后哆哆嗦嗦直接吓到毙电。

  安静侵袭了一会儿,他俩谁都不出声,直到段亦宏想起关于剧本那事儿,就问老陈说,辰儿那试镜……怎么样?

  西装外套没地儿隔没地儿放的,老陈有点尬尴的抱着它硬着头皮接话,说本来以为都没戏了,结果试了试,还行。

  段亦宏听了,点了点头。

  

  其实还是有点惊艳的,老陈心里想。

  毕竟一开始他也觉得李辰演不了这个角色,虽然和李辰本人不是很熟,但是也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打过几次照面,多多少少能知道这个人。

  老陈一直觉得自己骨子里是有点文艺的,所以等段亦宏有意向投资电影事业的时候,他还是挺高兴的,马上就把他的发小、现在风头正胜的大导演邓超给他介绍了介绍。完事儿老陈自己这儿还挺得意的寻思着这下可好,他算是做了大好事了。

  所以等段亦宏挑了这个小说然后又指了李辰的时候,老陈觉得自己简直气的想抽他。

  他就真气急眼了就说,老段,你有病吧。你这整的什么玩意啊。

  段亦宏态度倒是是坚定,说就定这个。他一边说着话脸上还是没什么太多表情,这很烦人,因为老段脸一冷意思就是一锤定音了别跟我逼逼。然后最烦人的是老陈还真知道他这脾气,认准了就几十匹马拉都拉不回来,所以再气结也就是自己气着。

  老陈气的话都说不清楚,他喃喃地说,老段啊老段,你他妈拍这个为了啥?就为了里面这个名儿?

  段亦宏脸色沉了沉,但还是什么都没说。

  老陈就顿时就觉得无力了,他连说点啥的力气都没有了,气的拿着厚厚一沓纸就直接走出办公室了。越往外走他越觉得气人,这他妈都什么事儿啊,折腾来折腾去的,非得都疼得半死不活的也不作罢。

  

  这种无力感一直持续到老陈坐在咖啡馆要跟原小说作者谈要买下版权拍电影。

  坐对面的女生明显很兴奋,脸都激动地微微发红,她特别热情的伸过手来和他握手,然后说自己叫朝除,朝暮的朝,除夕的除。完了还神采奕奕地说真没想到自己写的这狗屎东西也会有人要。

  老陈这喝咖啡呢就被呛了一下,他在心里想少女你这用词可真是精准,看来文学造诣确实了得,真的我也没想到这狗屎玩意我也要跟你谈。要是你能把这功力用到别的创作上,说不定下次我还真会发自内心的想和你谈谈买版权。

  心里回转了千百遍,但是到嘴边只化为一个笑容加上一句云淡风轻的“你太过谦虚了”。

  老陈觉得自己都要佩服自己了。

  

  谈的过程很顺,其实也没啥好谈的,原作者啥也不要,老陈给了个价她就直接同意了,一口都没回绝,她说反正我还是觉得你们赔,要是你们想再降点也没啥。

  这实在,老陈觉得这姑娘是好人。

  就是签合约的时候姑娘好像忽然想起来啥一样脸色“唰”的变了变,她说我才想起来,这故事里人物用的都是现实生活里真有的名啊,这怎么办。

  老陈的脸也“唰”的变色了。咖啡杯放下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手有点抖。

  他说,你认识丁阳?

  姑娘小鸡啄米一样点头。

  老陈心里大叫不好,但还是故作冷静的问她,怎么认识的?

  姑娘也不含糊,直白直的说,大学同学。

  老陈接着问,那其他人呢。

  姑娘如数家珍的念叨起来,说孟晓骏也是当时我们大学的,我老是看着他跟吴狄好像有点啥,但是这关键是吧吴狄的颜值真心比不上丁阳啊!

  姑娘说到激动处简直都要“吧唧”一下狠狠地拍大腿了,她拉开个话闸就停不下来了,说丁阳在我们上大学那阵儿就是个妖精,真的是男女通杀一点不带含糊的,当时有联欢会的时候大家都一块儿上去灌他,丁阳硬是把那酒喝得跟喝水一样,帅的简直没有我!之后虽然还是寡不敌众醉倒沙场,但是那整个也是喝了将近半个车轮战的量啊!最后也是他舍友把他连拖带扛的拽回去的,这室友可不是苏凯啊。苏凯嘛……根本没这人,不不不,也不能说现实生活里没这人啊反正我是不认识,剩下那俩啊就是我上班的时候那天看到BLABLA……

  老陈这听着觉得自己几乎是崩溃的,三观都震裂然后拿去喂狗了。

  都说艺术来源于生活。感情这姑娘,是得着谁卖谁啊。脑洞太大,太可怕。

  

  不过还好,最后姑娘勉强答应了说不改丁阳这个名字,其他的全部换掉。老陈这就舒了口气。

  再拿着签好的合约走出咖啡馆的时候老陈就笑了,他一边给段亦宏发了条短信报告了下情况,一边模模糊糊地想着这个名字:丁阳,丁阳。

  他忽然觉得好笑,这两个字明明联系了这么多的事情,最后却变得那么那么轻,轻的卑微到尘埃里,却没有开出花,而是被踩进泥巴里面。

          转来转去。你方唱罢我方登。




评论(6)
热度(22)

© 孤独及其所创造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