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及其所创造的。

颓败成灰,是我的骨头。

无爱之徒1

*po主警告,全篇涉及西皮有【高见/丁阳】【高见/李睿】【孟晓骏/丁阳】【苏凯/丁阳】

  1. 丁阳、博言《因情圆缺2》

  2. 孟晓骏《中国合伙人》

  3. 高见《爱情回来了》

  4. 李睿《到爱的距离》

  5. 苏凯《匆匆那年》

看配对也知道了,乱七八糟故事比较复杂,并且丁阳戏份相对较多,所以整个都色气满满……不怪我,丁阳就是整个人都色气满满,媚到不行。分级在R到NC17。高见和丁阳肉来肉去就是有点成人游戏的感觉……你懂。

【感谢 @piggiewen ,没有你这篇文就难产了!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づ ̄3 ̄)づ╭❤~



丁阳想,他只是痛苦。

而痛苦需要纾解。

酒精在身体里发酵,带着醉意的眼睛蒸腾上迷蒙的轻柔的笑。他拉过眼前的男人,手心滚烫地将指尖扣在他顺着脖颈向下的小块微微裸露的皮肤,微微湿润的嘴唇直接印上男人的嘴唇。

他懒洋洋地亲吻着眼前的陌生人,漫不经心地指尖拉扯着男人斜条纹的充满时尚感的领带,勾着他,向他身边靠近。

对方很快夺走了他的主动权,用滚烫的舌肆意的加深着这个吻,然后丁阳的耳尖和胸口开始发烫,滚烫。那天,灯光,灯光,舞台上歌声,躁动,男人的单耳钻石耳钉。调酒师手中来回晃动的酒瓶和点燃的蓝色火焰,绿色橄榄,柠檬片,还没来得及融化的冰块。深吻,深吻,深吻。

……他叫什么来着?

丁阳一边伸出手勾住男人的脖颈继续加深这个吻,一边像猫一样轻飘地笑着,模模糊糊地想。

1

要是丁阳说,博言,我觉得那谁谁挺不错的。那真不意味着丁阳就看着人跟乌龟看绿豆——看对眼了似的,那就是意味着,那人将会成为丁阳下一个猎物了。

一开始博言和丁阳住一块儿的时候,他还不知道这小子的破事儿,光透过他那副杯子底儿一样深的镜片,他怎么看丁阳都觉得这小伙儿,就俩字:真好。

怎么说呢,你看现在这社会,这世道,这么深情的人儿可真都要绝种了,这丁阳,还天天抱着桶哈根达斯冰淇淋进进出出的,整天低着头吭哧吭哧地发短信,一看就知道是宠女朋友宠的要死的主儿,这惯得。

博言还时不时的听见,深更半夜的时候,丁阳在客厅里给女朋友打电话,那个“亲爱的”叫的啊,还真不是那种恶心巴拉的刻意矫情的声儿,是那种,有一点低沉的、干净中略带一点喑哑的声音,暖的不行。就那一声“喂”都好听的不行,带着很淡很淡笑意的那种,干净。博言隔着墙听着丁阳在那深情都觉得半个身子都要酥了,那时候单身狗的悲伤显得格外的强烈。

除此之外,丁阳每天起的很早,还有晨跑的习惯。那小身板,哎呦,穿着绿白条纹的紧身背心,真是养眼啊我说。不不不,跑题了,博言想说的是运动型的男人,有精神,好。

还有呢,丁阳还很会做饭,刚住一块儿那两天啊他下班早就穿着白色围裙在厨房里做饭,当然了,他还是穿背心,那小身板,哎呦……不不不,又跑题了,博言真不想说身材,因为看丁阳长得好身材又辣翘臀大长腿什么的就说人家好,显得他忒肤浅,他才不说丁阳长得好身材又辣翘臀大长腿什么的呢,但是,啧,真挺养眼的不是?

反正,就这么说吧,刚开始的时候,博言真心觉得丁阳哪哪都好啊,也觉得自己能碰上这么个室友挺幸运的,你看,养眼嘛。要不是穷了点,买不起大奔买不起北京几环几环套房,丁阳肯定是男神。不过现在这样也成了,看上他的女生一抓一大把,要是排排队估计也得跟买豆腐西施那姑娘豆腐似的,出了二里地,穿了王府井。人丁阳啊,照样,不为所动!

但是后来博言才知道这不为所动到底啥意思。

什么宠女朋友啊!!天天抱着桶哈根达斯冰淇淋进进出出的,那他妈的都是被他迷得七荤八素的女孩送的。各色美女,肥环燕瘦。这小子一个都没看上,就到处放电,然后等女生哭的妆花在脸上的时候丁阳还是信步闲庭,低着头吭哧吭哧地发短信,连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他在干吗。这惯得。

除此之外,丁阳每天起的很早,还有晨跑的习惯,他说了没?那一圈跑下来,不用做早饭了。啥,你问为啥啊。走那一路姑娘们看了都请他啊,连门口买油条豆浆的大妈大婶都,“哎呦,丁阳啊,来来来,这么早啊,上班儿辛苦啦,快趁热吃……”你瞧这母爱泛滥的啊,笑的跟朵花似的,就跟丁阳是全街妇女儿子、全街美女男友一样。

最后博言发现真不是他肤浅,是现实就是这么残酷,人生就是这么惨淡,丁阳为毛混的这么好?就几个字:呵呵,长得好看。

现在博言每次看丁阳,总会感觉到这个世界深深的恶意。你说苍天到底长不长眼啊,他每天辛辛苦苦工作上班看领导脸色下班看丁阳怒刷存在感,是起得比鸡早过得比狗难,这人生真是扯淡。博言愤愤地盯着丁阳近在咫尺的那张好看的脸,愤愤地咬了一口丁阳刚刚给他做的真的很好吃的番茄炒蛋。

……算了,至少还会做饭。

再抬头看看那小子,虽然不知道咋回事儿,可是满眼无辜的,那眼睛里亮着星星的光斑。

……而且人丁阳长得还好看。

博言把鸡腿从丁阳碗里夹过来,痛心疾首地狠狠地咬了一口,然后欣赏着丁阳瞪大眼睛了一脸“哎呦我去博言你人干事”的惊愕,沉痛的心又重新爽起来。

日子就这么过。

丁阳还在折腾,折腾,折腾。最开始的时候,博言瞧见站门口的那女孩哭的啊,让他都心疼了,他忍不住的走过去拍拍人肩好声好气的安慰着啊什么别难过了你可以遇到更好的,女孩泪眼汪汪的抬起头来说没人比丁阳好,我一见到他笑就知道就是他了。博言想,哦,感情人丁阳都没勾搭你啊就笑了笑你就疯了,那你这儿心碎也是活该了,你找人儿丁阳什么事呢,看一眼而已啊,网上说那瞪谁谁怀孕真是骗人的,姑娘,你别往心里去。这话他可不敢说,最后女孩哭累了,一屁股坐门口、枕着他肩膀睡了,可怜他那件西装外套啊,全是鼻涕眼泪的,他也在门口陪女孩坐着,俩小时,脚都冻麻了。

华灯初上的时候,博言就跟那女孩坐在他家门口,身上披着完全不能看了的外套,整个人,四支僵劲不能动。

他忽然就想,明儿得讹丁阳那孙子一把,就在鼓楼东大街上,路北,距离鼓楼大约300米,小门帘那儿就行。吃他四五两褡裢火烧的,说了也是心酸了,他也就这命,三两火烧7块5,要的凉菜不到10块的……

到后来,他也能淡定的驱逐外客了,就轻飘飘的说句,姑娘们,夜深了,邻居们还都得谁呢,请回吧,要不明日再战?

有时候博言也觉得又好气又好笑的,他擦了擦愤怒的妹子刚给他摔的一脸的蛋糕,忍不住的问丁阳,你小子是不是没感情啊,啥样的你也不动心。谁爱你谁死。你这么游戏人生早晚被人生给游戏了,到时候啊,看你疼去,没人搭理你。

丁阳就在厨房里切菜,笑着说,你这也太狠毒了吧,只看表面现象,你就没想过我真有喜欢的人啊?你想听我跟你说说,你信不。

博言说,滚犊子吧。

丁阳就急了,哎呦,你咋还不信了,我看上去就不像个长情的人吗。他一边说着,一边把菜下到锅里去,遇到热油发出轻微的噼里啪啦的声响,还有淡色的白雾,香气。稍微撤后了一点身子,丁阳的眼睛盯着锅,动作从容不迫,颇有大厨风范,即使仅仅是炒个洋葱。

我还喜欢他好多年了呢,从上大学那阵儿就开始了。丁阳接着补了句,手腕抬起,铲子在锅内灵活的翻搅,眼睛中倒映着煤气灶上蓝色的火光。

丁阳说那话的时候语气真没那么正儿八经,博言也没把这句话当回事儿。

到了很后来,博言把醉的不省人事的丁阳像拖死狗一样顺着地板拖到房间里去的时候,他才想起这回事儿来。

可是那时候,博言就只是说,你快别扯了丁阳,我信你才他妈的见鬼了。你这人儿啊,完全没心。你接着折腾,丁阳,早晚作死你拉倒。

后来想想这事儿,真是一语成谶。

结果就是,那一天真的来临的时候,博言说,丁阳,你真是活该。

是。丁阳一听这话就笑了,还真不是苦笑,他就是笑,头抬起头来对着博言,可是眼睛完全聚不起焦。那里面,全是大雾,悲伤的白色星星浸在深湖中央,挣扎着下陷的光芒。

他说,是,我他妈就是活该。



TBC

评论(24)
热度(36)

© 孤独及其所创造的。 | Powered by LOFTER